晋城冰箱价格联盟

《碾子河畔》 1575故事撸7

楼主:刘一男 时间:2020-11-23 09:52:48

无汉语标注版本:

欧阳正男的家乡有一条河叫碾子河。

碾子河西畔环境优美,有西山环绕,住的都是有钱人家;碾子河东畔adjacent农村,是中下生活水平人家的habitat。有些人家事业兴旺之后搬到了河西,也有的家道中落之后搬回了河东。

欧阳正男家一直住在河东,于是他不太embrace“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样的creed

 

两畔人家的两种孩子,也被天然划分了阵营,中间有条river,他们就成了rival

 

金鑫,河西的孩子,长期addict于电子游戏,来自典型的affluent家庭,他总affirm自己并没有addict,而这一点没人帮他confirm,不管怎么说人家就是能afford起这样的生活。

然而他又不同于一般富人孩子的那种aggressive,他虽生活在altitude,但又能很好掌握自己的latitude,已熟谙与穷孩子相处的psychology,能和大家打成一片。

 

他的生活是其他人prospective中的生活。相较而言,欧阳正男的生活水平根本不qualify自己去谈一场恋爱。当金鑫们从书包里randomly拿出一个玩具就能震惊全班的时候,欧阳正男只能低下头更加努力去recite今天的古文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crucial,字字句句,直戳己状。欧阳正男也曾怒自己命运不争,为何投胎无术,输在了分娩线上,然而欧阳正男每次reckon到自己在学业上的edge,却总能和自己reconcile

 

欧阳正男确实才华横溢,学校里的社团recruit时,他永远是抢手stuff,很多同学用欧的诗refresh自己学业的疲劳,欧是拜金主义女孩儿们世界中的refugee,是赏识才华的女孩们芳心中的常驻resident,甚至是极度文艺女青年眼中的saint

satire的犀利文笔,对时闻sensible的点评,即使再stern的语文老师,都会唯独被他的作文触动喝彩的神经,对了,欧阳正男,还有sturdy的体魄。

这种种特质加在一起,正是一个symptom,当有一天,欧阳正男建立了自己的事业,克服了这个唯一短板,欧阳正男会在女人的世界炙手可热,披荆斩棘。

 

所以当欧阳正男们和金鑫们同时出现在赵冬艳的视野中,赵冬艳不能不ponder,她的选择到底应该incline哪一方。有一次金鑫告诉欧阳正男,他喜欢赵冬艳。欧阳正男突然就面无表情,他做不出虚假的祝福,也没有底气正式宣战。

 

然而挣脱阶级的束缚是strenuous的,贫穷像stubborn的顽疾挥之不去,很多时候又重蹈复来,欧父母都是教师,微薄的收入和并不上进的父亲使得三口之家长期submit于生活压力,欧阳正男儿时的记忆是自己的祖父就曾因赌博被summon到县里的supreme法庭,后因缺乏adequate证据而释放。母亲一直教育欧阳正男要adhere to这样的信条:不畏出身,奋发图强。

 

生活拮据,每月家里开销能allocate给欧阳正男作为零花钱的只有两块钱,那个记忆中历历在目的绿色纸币,欧阳正男会一直揣在裤子后面的pocket里,从来不花,只是在关键时刻掏出来一下,向同学们verify自己是有零花钱的即罢。

 

高二那一年,生活有了alter,欧阳正男父亲用赌博赢来了一笔钱,突然给家里购置了amazing的很多上档次电器,冰箱彩电这些appliance,一夜之间,一应俱全。欧阳正男内心的感受是ambiguous的,他不能确定这是荣耀还是尴尬,这种矛盾在邻居的议论中amplify欧阳家真一夜暴富啊还不是赌钱赢的,用起来不嫌脏啊!,纵然邻居会有invent一些成分,但这种舆论上invisible的压力,让家里即使没有literacy的奶奶都一脸愁容。欧阳正男因此没有别人家孩子家庭富庶起来后的那种lofty,他反而一度失去了对这个家庭的loyalty,很多时候吃完晚饭,他就跑到邻居小伙伴家里去做作业或者干脆就是坐在别人家发呆,直到天特别黑,他才回家睡觉。他所manifest出来的是一种对这个家庭的抵触,甚至在最初的一年里,他一次都没有打开那个新买的冰箱。

 

然而,母亲所考虑的没那么矫情,她总想的是如何给家庭创造更多margin,现实不允许她沉浸在那些profound的生活伦理中,她要administer的是整个家庭秩序,她并不格外需求孩子的adore,她只要和那些adjoin自己的邻居们生活水准彼此相当,literally的那种相当就好了。

 

至于mood,无暇顾及。

 

生活就这样不好不坏地进行下去,欧阳正男的plight如果不被刻意渲染也算不上痛彻心扉。直到那次金鑫在课间操时在全校同学面前对赵冬艳的profession,震撼了欧阳正男的心灵。


加汉语标注版本:

欧阳正男的家乡有一条河叫碾子河。

碾子河西畔环境优美,有西山环绕,住的都是有钱人家;碾子河东畔adjacent(临近)农村,是中下生活水平人家的habitat(居住地)。有些人家事业兴旺之后搬到了河西,也有的家道中落之后搬回了河东。

欧阳正男家一直住在河东,于是他不太embrace(相信)“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样的creed(信条)

 

两畔人家的两种孩子,也被天然划分了阵营,中间有条river(河),他们就成了rival(对手)

 

金鑫,河西的孩子,长期addict于电子游戏,来自典型的affluent家庭,他总affirm(坚持)自己并没有addict(上瘾),而这一点没人帮他confirm(证实),不管怎么说人家就是能afford起这样的生活。

然而他又不同于一般富人孩子的那种aggressive(进攻性的),他虽生活在altitude(高处),但又能很好掌握自己的latitude(言论的自由范围),已熟谙与穷孩子相处的psychology(心理学),能和大家打成一片。

 

他的生活是其他人prospective(期盼中)中的生活。相较而言,欧阳正男的生活水平根本不qualify(使..有资格)自己去谈一场恋爱。当金鑫们从书包里randomly(随机)拿出一个玩具就能震惊全班的时候,欧阳正男只能低下头更加努力去recite(背诵)今天的古文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crucial(关键),字字句句,直戳己状。欧阳正男也曾怒自己命运不争,为何投胎无术,输在了分娩线上,然而欧阳正男每次reckon(考虑)到自己在学业上的edge(优势),却总能和自己reconcile(和解)

 

欧阳正男确实才华横溢,学校里的社团recruit(招募)时,他永远是抢手stuff,很多同学用欧的诗refresh(恢复)自己学业的疲劳,欧是拜金主义女孩儿们世界中的refugee(逃亡者),是赏识才华的女孩们芳心中的常驻resident(居民),甚至是极度文艺女青年眼中的saint(圣徒)

satire(讽刺)的犀利文笔,对时闻sensible(明智的)点评,即使再stern的语文老师,都会唯独被他的作文触动喝彩的神经,对了,欧阳正男,还有sturdy(强奸的)的体魄。

这种种特质加在一起,正是一个symptom(症候),当有一天,欧阳正男建立了自己的事业,克服了这个唯一短板,欧阳正男会在女人的世界炙手可热,披荆斩棘。

 

所以当欧阳正男们和金鑫们同时出现在赵冬艳的视野中,赵冬艳不能不ponder(思考),她的选择到底应该incline(倾向)哪一方。有一次金鑫告诉欧阳正男,他喜欢赵冬艳。欧阳正男突然就面无表情,他做不出虚假的祝福,也没有底气正式宣战。

 

然而挣脱阶级的束缚是strenuous(费力的)的,贫穷像stubborn(顽固的)的顽疾挥之不去,很多时候又重蹈复来,欧父母都是教师,微薄的收入和并不上进的父亲使得三口之家长期submit(屈服于)于生活压力,欧阳正男儿时的记忆是自己的祖父就曾因赌博被summon(传唤)到县里的supreme(最高)法庭,后因缺乏adequate(足够的)证据而释放。母亲一直教育欧阳正男要adhere to(坚持)这样的信条:不畏出身,奋发图强。

 

生活拮据,每月家里开销能allocate(分配)给欧阳正男作为零花钱的只有两块钱,那个记忆中历历在目的绿色纸币,欧阳正男会一直揣在裤子后面的pocket(口袋)里,从来不花,只是在关键时刻掏出来一下,向同学们verify(证实)自己是有零花钱的即罢。

 

高二那一年,生活有了alter(变更),欧阳正男父亲用赌博赢来了一笔钱,突然给家里购置了amazing(令人惊讶的)的很多上档次电器,冰箱彩电这些appliance(电器),一夜之间,一应俱全。欧阳正男内心的感受是ambiguous(模棱两可的)的,他不能确定这是荣耀还是尴尬,这种矛盾在邻居的议论中amplify(夸大)欧阳家真一夜暴富啊还不是赌钱赢的,用起来不嫌脏啊!,纵然邻居会有invent(虚构)一些成分,但这种舆论上invisible(无形的)的压力,让家里即使没有literacy(认字能力)的奶奶都一脸愁容。欧阳正男因此没有别人家孩子家庭富庶起来后的那种lofty(高傲),他反而一度失去了对这个家庭的loyalty(忠诚),很多时候吃完晚饭,他就跑到邻居小伙伴家里去做作业或者干脆就是坐在别人家发呆,直到天特别黑,他才回家睡觉。他所manifest(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对这个家庭的抵触,甚至在最初的一年里,他一次都没有打开那个新买的冰箱。

 

然而,母亲所考虑的没那么矫情,她总想的是如何给家庭创造更多margin(盈余),现实不允许她沉浸在那些profound(深刻的)的生活伦理中,她要administer(管理)的是整个家庭秩序,她并不格外需求孩子的adore(崇拜),她只要和那些adjoin(临近)自己的邻居们生活水准彼此相当,literally(实际上)的那种相当就好了。

 

至于mood(情绪),无暇顾及。

 

生活就这样不好不坏地进行下去,欧阳正男的plight(困境)如果不被刻意渲染也算不上痛彻心扉。直到那次金鑫在课间操时在全校同学面前对赵冬艳的profession(表白),震撼了欧阳正男的心灵。


男哥脑洞也需要营养,如果方便,请帮..底框广告,谢谢。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