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冰箱价格联盟

“掘金”以色列

楼主:罗大伦频道 时间:2019-10-07 17:34:35

软件架构中国作为不可忽视的资本来源地,并拥有极大的市场和技术产业化能力,又处在国内投资惨淡的节骨眼儿上,自然成了角逐以色列的重要成员之一。 图片来自“pexels”

去以色列考察的中国商务代表团持续飙升。

根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赴以色列中国游客约10.5万人次,较2015年增长超1倍,其中40%的中国游客是进行商务访问。

国内专注于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的风险投资基金-耀途资本团队每年会在以色列呆上两个月。

VC的高光时刻已然褪去。随着流量红利面临枯竭的挑战,原先靠C端项目火起来的投资机构投资回报率大幅腰斩。寻找新机会,是眼下VC不得不考虑的事。

根据投中信息数据,随着京东、58同城、唯品会、猎豹移动等一批知名互联网企业集中上市,2014年后全球市场IPO中企数量大幅回落。2018年国内VC/PE全年平均账面退出回报率为240%,较2014年780%的退出回报率断崖式下跌,且惨淡情形已延续4年,预计短期内仍不会有所起色。

转战B2B企业级服务,硬科技以及境外,正在成为VC的新风向。

耀途资本在颠覆式创新技术领域将以色列作为一个重点地域来布局。“以色列人口数量800万左右,作为没有本土市场的国度,做面向终端消费者的2C产业以及同质化的现有通用技术的底层创新,对以色列创业公司来说基本没有成功的概率。因此在全球供应链中,将颠覆式创新技术作为研发的切入点成为优秀以色列公司的首要选择,以色列的颠覆式创新技术为我们提供非常重要看清技术发展趋势的前沿视角,也是众多产业巨头重金在以色列进行研发投入以及并购的原因。”,耀途资本创始合伙人白宗义解释道。

以色列是一个典型的技术输出国,同时也是一个资本竞争激烈的市场,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的资本都在此处淘金。中国作为不可忽视的资本来源地,并拥有极大的市场和技术产业化能力,又处在国内投资惨淡的节骨眼儿上,自然成了角逐以色列的重要成员之一。

“押注”以色列?

根据IVC数据,2017年,在以色列全球融资总额中,中国资本额度占比约为12%。阿里巴巴,联想、维港资本,耀途资本等深度参与。

其中,耀途资本异常活跃,作为2017-2019年连续两年荣获以色列高科技行业最活跃投资机构TOP 20的投资机构,EE Times 2018年评选全球值得关注的 60 家新创半导体公司,耀途资本5家优秀底层技投资组合成功入选,包括: Innoviz, Vayyar, NuVolta, Hailo, CorePhotonics,涉及AI处理器,3D传感器,激光固态雷达,无线充电等领域,其中四家是以色列创业公司。

成立仅四年,耀途资本目前已管理三期人民币基金和一期美元基金,基金获得包括十余家信息产业上市公司或实际控制人、国内顶尖机构投资人、母基金等LP的持续支持,多数投资组合已经拿到知名产业资本以及头部VC基金后续融资,其投资方包括三星、阿里巴巴、SK电信,HTC等产业巨头以及红杉资本等知名机构的投资。

在白宗义看来,以色列擅长从0到1在技术上实现颠覆式创新,代表的更多是终端以及云计算等领域创新型的新增功能,而国内底层技术创业公司的优势恰恰是实现从1到N的应用创新与市场快速覆盖,强调是现有通用功能的供应链重塑。

针对以色列投资组合,“我们的战略是将以色列的科技成果和巨大的中国应用市场相结合,一方面帮助以色列公司在中国做技术对接和落地,另一方面帮助中国企业提升产品、服务,更好地开拓市场。”

事实上,这对投资人自身的技术理解能力,以及产业链上不同环节技术成果的集成整合能力要求极高,耀途资本在其中既要利用深度的产业理解看到投资机会,同时也要能利用强有力的产业生态抢到项目,并提供产业增值服务。

目前,耀途资本在以色列已投高科技公司13家,涉及领域包括传感器、半导体、云计算等。

在白宗义的邮箱中,排列着与众多国内手机、汽车、金融等产业链企业资本业务及研发团队负责人的来往邮件,其中不乏阿里、吉利,上汽,MTK,海康威视以及众多手机品牌。

“与国内产业巨头深度合作,对于产业资本来说,相当于外部多了一个专业专注的团队获取前沿技术,无论投资还是业务合作,产业资本目前越来越重视产业生态系统的建设以及产业协同”,白宗义告诉。

根据耀途资本的观察与实践,国内企业对以色列高科技公司技术的关注点在于这些颠覆式创新技术能否近期落地,是否能直接嫁接到自身产品线和实际业务中去, 白宗义强调“和欧美产业巨头例如Goolge, 微软,苹果,Intel, 博通等公司项目,现在中国公司真正在消化,吸收,再创新方面的能力还是比较欠缺,侧重于直接拿来主义,但从未来的发展趋势上看,包括华为,阿里巴巴等具有较强研发能力的公司在以色列越来越活跃”。根据网整理,2015年,阿里投资以色列视觉二维码公司Visualead,支付宝就应用了该公司二维码技术,同时阿里巴巴非常活跃参与以色列创业公司的投资。

中国资本有匹敌美国的实力?

白宗义强调,相较于国内资本与互联网企业,硅谷巨头在以色列的投资及并购布局更加成熟。例如Intel在以色列拥有超过上万名研发工程师,包括153亿美元收购Mobileye,等,Goolge在以色列拥有两个研发中心,并持续在云计算等领域进行收购,近期包括英伟达69亿美元收购Mellanox, Salesfore 13.5亿美金收购SaaS公司Clicksoftware等等。但反观中国的产业资本,在轻资产的高科技领域收购案例屈指可数。这主要是和中美两国企业在发展阶段,产业定位,国际化方面的差异高度相关。

所以,从资本参与的深度,广度以及质量来说,中国的产业生态融入以色列市场还是有非常大的差距,虽然在不断改善,但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内投资以色列,后劲不足?

中以跨境创新服务平台——INNONATION的数据(以色列经济部亦引用该机构的数据)显示,中国对以色列的跨境投资自2010年之后开始有大幅度增加,2015年达到投资峰值后趋于稳定。近20年来中国对以色列一共进行了140笔投资,全面收购项目17个,主要集中在:软件、硬件、科学工程、医疗健康、数据及分析、移动通信、媒体及娱乐、信息技术、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

2018年,全球有26个国家参与了对以色列公司的投资,共计282个项目,投资总金额约39亿美元,约占以色列投资总额的70%。

其中美国投资项目137个,投资金额20.48亿美元,稳居第一。中国虽排名前五,但投资项目21个,投资金额2.66亿,较美国仍相差甚远。

此外,根据IT桔子数据,截止到 2019 年 5 月,以色列独角兽数量 7 家,参与投资的海外机构多来自于美国,中国互联网公司参与度极低,仅仅有百度战略投资过 Taboola。

究其原因,梳理为以下几点:

第一,对于中国市场而言,中国产业结构正面临升级转型,但本土的技术积累存在明显短板。过去中国企业成长点大部分不来自于企业自身的技术驱动,对于技术认知远远不足,经营重点在于开拓,以不断增加新业务板块实现企业成长,不少企业采取的是直接复制国外商业模式后本地化发展。这导致国内企业在接触以色列高科技企业时,对于技术趋势缺乏理解与前瞻性预判,难以判断项目价值。

第二,二级市场支持不足,并将不利影响反馈至一级市场。中国资本市场不接受不盈利公司,而以色列的创业公司普遍距离盈利较远,回报难以预测,即使是硅谷巨头收购的公司也有很多依旧是亏损的,资本的“短视”限制了国内对于以色列高科技公司的收购热情。

第三,海外投资人、企业而言对于以色列当地项目及内部信息的掌握、理解,由于思维、语言、商业文化上差异以及信息不对称,难免存在偏差。

谷歌、微软、苹果等大公司倾向于在当地建立研发中心、孵化器整合以色列当地创新资源和项目,以推进更有效的对接,进而完成收购。而中国资本普遍以出国考察为主,与以色列高科技企业之间缺乏长期了解与跟进,在项目跟踪与推进中处于被动地位。

第四,以色列创新很多以问题导向,大多围绕产业链上游的细分技术和解决方案展开,缺乏技术背景的资本难以理解其技术限制和市场空间,且中国公司真正消化以色列科技的能力也相对欠缺。

中国科技或将弯道超车?

白宗义提到,在万物互联以及智能化时代,底层技术的竞争是未来各国科技竞赛的制高点。中国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已经实现了对发达国家在产品规模与数量上的追赶,但在技术、效率、竞争力、基础知识能力等方面仍需二次追赶。中美博弈成为最好的清醒剂,外部形势倒逼叠加内部自身发展需要,中国对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境外投资收购未来一定会继续增多。

白宗义强调,对耀途资本来说,如何在国内以及以色列科技领域投资到技术壁垒较高同时有清晰的应用场景的一流创业公司是团队重中之重。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