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冰箱价格联盟

那些有高级感的女人,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楼主:女神深夜伴读 时间:2022-05-14 11:06:20

作者简介:鹿小寞

新生代女性话题撰稿人,有颜值,更有态度。不炖千篇一律的毒鸡汤,只用故事让你看清世间冷暖!

短短三个月,勤奋的鹿小寞写出了40多万字的作品,引来一大波粉丝的追捧。

 

倔强与热情的性格造就了她优秀的文笔和卓越的想象力,每一篇故事背后都蕴藏着她对生活与人性深入的观察与思考。



昏暗的灯光下,一排化学试剂整整齐齐摆在桌上,各色溶剂在灯光照射下,散发出晶莹的光泽。

 

薇薇戴着防尘呼吸器及塑胶手套,从冰箱一个密封的盒子中拿出一支试剂,黑色眼眸认真盯着试剂,透过光,可以隐隐看见试剂中凝结着一些透明结晶。

 

她将试剂倒在网中过滤,留下的结晶装在一个小瓶里,这就是她手工提纯的氰化钠。

 

薇薇用镊子取出一粒放在水中溶解,喂给一旁的小白鼠,渴了一天的小白鼠迫不及待地将水舔进肚子里,丝毫不知那是能让自己死亡的穿肠毒药。

 

薇薇没有过多关注服毒后的小白鼠,而是走到床边,从床底靠墙的角落拿出一只带锁的小箱子。

 

箱子里放着一本相册,打开封面,入眼就是三张照片,都是同一场景中的父母兄妹一家四口,照片中的父母显然感情很好,两人相互依偎。


第一张照片中的哥哥长得很好,斯文俊秀,妹妹则是一头短发,像个假小子,哥哥脸面对着镜头好似很正经的样子,但隐隐看到他唇边带着坏笑,手不老实地揉乱了妹妹的短发。

 

而第二张里的哥哥一副忍痛的样子,仔细一看他的脚被妹妹踩在脚下,妹妹的小脸上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第三张就是被父母收拾后兄妹乖乖露出的笑脸,一家人看上去幸福快乐。

 

薇薇摸着照片,哥哥和父母的脸又重新浮现在脑海,她太久太久没见过自己的亲人了。

 

最后一次见他们,都是在葬礼上,她和哥哥送走了爸爸妈妈,然后她又送走了哥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像哥哥一样和她打闹了。

 

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开始在笼子里打滚,发出吱吱的痛苦叫声,没过一会就消停了。薇薇收好照片走到笼子前,那只小白鼠一动不动地躺着,早已断气。

 

她唇角勾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将装着氰化钠的小瓶放进自己的背包里,再收拾桌上的其它化学试剂,当她拿起一个装着淡黄色液体的瓶子时,鬼使神差也将它放进了背包。

 

躺在床上,薇薇久久无法入睡,明天,她将要做一件对她来说意义重大的事。


薇薇独自一人坐上公交车,她长发披肩,双眼微闭,看上去只是在闭目养神,实际上,她是在脑中无数次推演将会遇到的各种情况。

 

她要去见一个人,一个在她生命中占据重要地位的男人。

 

男人的名字叫沈辰,两年前,薇薇在街上遇见他,久不相见,彼此的变化天翻地覆,但就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认出了他是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早已改头换面的薇薇费尽心思接近沈辰,让他对她产生好感,以至于相识一段时间后,他就和他老婆离婚了。

 

但不知什么原因,沈辰对薇薇却若即若离,从不碰她,也不让别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薇薇并不在意这些,她想要的只是有机会接近对方,然后杀了他。

 

她已经筹谋两年了,而今天,沈辰家的监控坏了,保姆也请假了,天时和地利都占齐了,正是薇薇等待的好机会。

 

公交车停靠在路边,薇薇背着包下车,沿着马路向沈辰的别墅走去。

 

站在别墅前,薇薇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背后的包,里面的毒药给了她继续下去的勇气。她按下门铃,是沈辰亲自开的门。

 

看来保姆确实请假了,不然沈辰绝对不用亲自来开门。

 

薇薇对着沈辰一笑,走进别墅,只见花瓶摔碎在地上,高脚椅也被掀翻,似有争吵的痕迹,薇薇不动声色地回想来的路上有没遇见什么人。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沈辰把玩着手上的高脚杯,面上似笑非笑,好像能看透薇薇心里的想法,薇薇掩饰性地回答:刚刚同事聚完会,现在酒劲有些上来了。

 

那太可惜了,我这刚到一箱新的冰酒你还能试试吗?

 

那给我倒一杯吧。薇薇一只手撑在下巴上,懒懒地看着对方。

 

行。淡黄色的冰酒顺着杯沿滑入酒杯,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晶莹剔透。

 

房间里的钟表嘀嗒嘀嗒地走着,两个人面对面,喝酒。

    

没有目击者,没有监控,没有可能出现的一切意外,需要的只是一点小小的勇气。


刚才我前妻来过了,你遇到她了吗?沈辰想起什么似的突然问薇薇。


 薇薇眉头皱起来,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才彻底放松了精神,往后稍微仰了仰,靠在沙发垫子上。


沈辰虽已离婚,但前妻对他依然有很强的占有欲,若是她知道沈辰正与薇薇交往,是绝对不会放过薇薇的。


你们吵架了?看着房间里的痕迹,薇薇问道。


是的,吵得很激烈,你在医院见过她,也知道她的脾气,她又找我谈关于和他爸公司合作的事,她家那一摊子事我可不想接触。


她找你合作什么?听沈辰的语气,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一种药,这种药可以镇定神经,缓解老年痴呆的症状。


薇薇听了有些不解,这个药若是真有效果,能合作不是很好吗?


沈辰冷笑一声,说: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可惜这个药的研究是他们偷过来的,所以效用极不稳定。说完又喝了一口酒。


你知道浩徽制药吗?这药方就是从他们那偷来的。沈辰望着薇薇,脸上表情意味不明。


什么?薇薇的心里翻江倒海。


浩徽制药,那是她父母当初开的公司,小时候的一些生活细节浮现在眼前,当年父母出事前确实经常讨论一种药。


薇薇的手颤抖了下,酒杯一滑,掉在地上摔成两截,剩下的酒液洒在了身上。她没顾得上身上的酒渍,从地上将杯子碎片丢进垃圾桶,又从面前的茶几上抽出纸巾,擦拭着污渍。


沈辰拦住薇薇,我去给你拿个毛巾,沈辰转身向楼上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薇薇从包里翻出氰化钠,可是在那一瞬间,她犹豫了,她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沈辰。


就在犹豫间,沈辰回来了,薇薇又把药放回到包里。


沈辰将毛巾递给薇薇,薇薇笑了笑表示感谢。


怎么偷的?她迫不及待地继续问道。


沈辰发出一声嗤笑,我也是前两年才知道的,我那前妻买通了浩徽制药的工作人员。


听到回答,薇薇思绪混乱,她觉得自己已清楚了当初发生的一切,但又觉得被迷雾笼罩越来越糊涂。


当初她年纪太小,家里人把她护在身后,所以,当保护她的亲人都去世后,她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无所知,只能凭所知道的片段找沈辰报仇。


可是沈辰说的话让她感到迷茫,若是她弄错了呢?万一沈辰不是那个害死哥哥的人,今天她还要不要下毒呢?


还有,沈辰为什么会失踪,为什么要改名换姓?薇薇脑中一瞬间浮现出无数个疑问。


 你们两个就是因为这个药争吵?


不只,她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在拿老人试药。沈辰一口喝完杯中剩下的冰酒,正在往里续杯。


什么?薇薇惊叫。


沈辰被她吓得手一抖,不少酒液洒出来。


薇薇抓住沈辰的衣袖,问他:拿人做实验,这样不是犯法的吗?


沈辰轻笑一下,拍拍薇薇的手,说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实验结果也没人知道,不过我估计不大好,不然他们也不会找上我了。


找你有什么用?薇薇敏锐地发现沈辰话中的关键点。


因为我知道他们所缺少的研究部分啊。沈辰又露出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现在的薇薇讨厌死了他这种表情,但她也知道接下来也问不出什么答案了,这一番对话,让她打消了杀死沈辰的计划,她觉得若是沈辰死了,也许就再也查不出事情真相了。


看来你今天真的没喝酒的兴致了,这么好的酒被你泼了,还摔坏了我最喜欢的一只杯子。沈辰露出一脸可惜的表情。


薇薇笑了笑,正想打趣他,却见沈辰突然脸色一变,身体倒在地上,酒杯也随之摔在地上,他面色发青,身体开始抽搐……


- -鹿小寞的第44个原创故事- -

<未完待续>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